稱為籌兒子學費 嘉義男持鎚破車窗竊物

【on.cc東網專訊】 高雄市新興區今年8月間接二連三發生汽車玻璃遭毀損,車內財物遭竊,警方查訪及調閱數十支路口監視器後,查出26歲謝姓男子涉嫌行竊,在其騎機車行李箱查扣犯罪工具鐵鎚1支,又在其租屋處查扣毒品K他命1包(毛重0.37公克)、行動電話1支、金融卡2張、信用卡2張及外幣等失竊贓證物,依竊盜現行犯依法送辦。

謝嫌被逮捕後向警方表示,他平時皆在嘉義的老家居住,一個星期中只有兩三天會南下高雄,他為籌措兒子的學費,攜帶的鐵鎚隨機找尋高檔轎車行竊,將車窗擊破後再竊取車內財物。警方清查出謝嫌連續犯下5起汽車破窗竊盜案,立即聯絡失主辦理領回遭竊物品。

住院被員工背叛 他靠修汽車玻璃月入30萬

陳建宏是高雄汽車玻璃傷痕修補師,以前曾是風光的廣告公司老闆,員工卻趁他氣胸住院,將公司資料一夕之間全數帶走,導致公司倒閉,他在人生最低潮時,靠著所學的汽車玻璃修補技術,重新當師傅站起,現在一個月修復250輛的汽車玻璃,月收入30萬,「修」出一片天!

七年前,陳建宏是廣告公司老闆,因氣胸住院一個月,員工在他最艱困時,將公司資料全數帶走,另創新公司,陳建宏面臨重病和公司倒閉危機,一度崩潰,痊癒後他認為不該一蹶不振,想到自己是修補汽車玻璃好手,何不將技術發展成事業。

「車主的驚嘆和不可思議,是我最大成就感」,陳建宏表示,常有超跑和百萬轎車,隔天就要交車販售,業務卻不小心用抹布或雨刷刮傷玻璃,換新玻璃得花上數十萬,多半心急的找上門求助,每當車子玻璃修復回原本樣貌,業務頻頻感謝,都讓他很有成就感。

陳建宏說,擋風玻璃非常薄,起初自己無師自通,學習修復刮傷的玻璃,但因技術不成熟,多次把百萬轎車的玻璃拋除破裂,只好認賠數十萬,買全新的玻璃還給車主,也曾認為技術太難想放棄,但一股不服輸的個性,終於研發出自己的獨門技術。

男持槌破窗竊物 車主損失慘大罵

謝姓男子持鐵槌連續敲破汽車車窗玻璃行竊財物,有時所獲不多卻讓被害車主花大錢修理車窗,損失慘重大罵;謝男落網供稱是為籌措兒子學費而出此下策。全案今天依竊盜罪嫌送辦。

高雄市警察局新興分局表示,接二連三獲報有汽車車窗玻璃遭毀損,車內行車紀錄器及財物遭竊案後,警方立即成立專案小組循線追查。

專案小組查訪及調閱多支路口監視器,於高雄市建國路、南台路口先鎖定犯嫌的重機車,進一步查出是有竊盜、毀損等前科的謝男涉案,並在他所騎乘的重機車置物箱內查扣犯案工具鐵鎚1支等,同時在他租屋處查扣被害人的行動電話、金融卡、信用卡及外幣等。

但是,謝男有時犯案的所獲不多,卻讓被害車主必須花大錢修理車窗,氣得跳腳。

警方表示,謝男供稱他住嘉義,一星期中會有2、3天南下高雄行竊,是為籌措兒子的學費。

警詢後,全案依竊盜罪嫌送辦。

大陸產經:華中、華南玻璃現貨價一個月大漲30%,耀皮玻璃等生產商可望受惠

【財訊快報/邱立玲】最新數據顯示,中國國內玻璃價格一個月大漲30%,目前市場下游貿易商備貨積極,看漲後勢的預期心理強烈。
9月6日中國玻璃價格指數報1082.03點,較8月初上漲18%。從各區域表現來看,華中、華南等地玻璃現貨近一個月以來價格上漲400-500元人民幣/噸,上漲幅度超過30%,沙河地區玻璃漲幅相對平穩。
期貨方面,近月合約FG1609在8月份的漲幅將近20%,主力合約FG1701在8月份的最大漲幅也達到15%。
分析師表示,中國的大型玻璃供應商將受惠於這波漲價潮,其中,耀皮玻璃(600819)價曾在8月22日升至8.34元人民幣的今年高點,目前約為7.69人民幣;該公司為中國國內商用建築玻璃的優秀供應商,年產80萬套的汽車玻璃新廠已在康橋工業園區建成投產,成為上海通用、上海福斯、東風悅達起亞、南京依維柯、福建東南等國內諸多汽車廠家的合格供應商並批量供貨。

學電影《雷神索爾》?賊拿鐵鎚敲車窗偷竊

電影中的雷神索爾拿著鐵鎚行俠仗義,但現實中的歹徒拿著鐵鎚卻是到處找高級車,敲玻璃行竊,1名謝姓男子從嘉義跑到高雄作案,連敲5部汽機車,還是被警方給逮捕歸案。
鐵鎚拿在謝姓男子的手中,高檔的汽機車要遭殃了,只見畫面下戴著安全帽的謝姓男子,選定目標後,拿起鐵鎚猛力的往汽車玻璃上敲下去,一下、兩下好幾下,玻璃終於被敲碎,他嚐試開門,被碎玻璃割傷手,還是不死心,總算把門打開,警示器卻響了車燈猛閃,他才落荒而逃。
高市警中正三所長陳仁正:「謝姓嫌疑人8月間連續2週,在新興地區以鐵鎚打破車窗來竊取財物。」
嫌犯最近共破壞3部汽車兩部機車,警方鎖定他的影像之後,發現他居無定所,終於在新興區一處旅館找到他。
高市警中正所員警:「你用這支鐵鎚敲的,用這支敲對不對。」
警方在房內進行搜索,不僅發現作案工具,還有可疑的信用卡金融卡,以及安毒等,發現嫌犯是從嘉義跑到高雄來作案,企圖掩飾地緣關係。
高市警中正三所長陳仁正:「他遠離在地的區域可能為了躲避查緝。」
謝姓男子供稱,他是因為籌小孩學費,加上又沒有工作才鋌而走險,但是卻是給自己的小孩最壞的示範,警方醫竊盜毀損移送法辦。